疫情期间,我发烧了!

原创文章 qjwenxue 暂无评论

  大概从来没有人想过,现在说一句“我发烧了”,会有多少人第一时间来关心你,这句话又会带来多么大的震动。

  昨天中午,弟弟公司的生产车间在例行员工的体温检测时,忽然发现搅拌车间的老姚温度显示38.9度!当时就把测温度的仓库保管孙姨吓得往后连跳了三大步,整个人都贴在墙上,哆嗦着手,指着门口,语无伦次的说:“快出去!你,你,你发烧了!”

  老姚还待分辨,一看同车间的同事已经集体向后仰倒135度,个个用警惕的眼神看着他,只好叹口气,垂头丧气的走出车间大门。

  孙姨一溜小跑跟到门口,扯着嗓子问:“你去哪儿?”

  “我去宿舍啊!”

  “不行!你发烧了,不能再进宿舍了!”孙姨伸出手臂,不容质疑的摇摇头。

  “那我去哪儿?”老姚的脸变成灰白色。

  “孙姨,你再用水银温度计给他测测,是不是这个枪式的不准啊?”旁边的小高姑娘建议。

  “你过来!”孙姨招呼老姚,“过来,把这个夹着。”

  老姚不情愿的挪过来,把水银温度计夹在咯吱窝里,两脚不安的在地上打着凌乱的拍子。

  “给,好啦!”不到一分钟,他就把水银温度计拿出来,递给孙姨。

  “不行不行!时间不够!继续哈!”孙姨不接,老远的指挥着他。

  老姚嘟囔着,不情愿的故意把温度计的另一头夹了进去。

  “作弊!”小高姑娘发现了,“你夹反啦!”

  “给你给你,我走还不行吗?”老姚的脾气也上来啦,“我就是不测了,怎么着?”

  “那你打电话给你女婿,让他们来接你回家。”这老姚只有一个闺女,老伴儿在给闺女看二小子。

  门口这时站了好多人,都带着一股气呼呼的神气又陌生的表情同仇敌忾的瞪着老姚看。

  老姚颤抖着双手,拨通了女婿的电话,告诉他自己发烧了,38度9!

  一拨人就这么站着,僵持着,老姚站在那里愣着,像根委屈的电线杆,欲哭无泪,又不知该何去何从!

  “报告总经理吧?”不知谁说了一句,早有人呱唧呱唧往楼上办公室跑去。

  忽然,大门口驶进来一辆黑色的轿车,几位穿着西装的政府部门工作人员从车上跳下来!几乎于此同时,镇上医院专门接发热病人的120也开了进来!公司的领导们呼啦啦来了四五个,门口又箭一般的窜进来一辆SUV私家车!

  “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

  来的人几乎都在问话,倒把院里的这群人都问懵了。对呀,怎么回事?

  最后进来的这辆SUV车里钻出来一个年轻人,穿着雨衣,戴着护目镜。他站在车门那儿,大喊一声:“爸!你咋整的就发烧了你说?”

  所有的目光都看向了这位年轻人。

  老姚平静的说:“是我姑爷!我昨晚夜班,可能不小心着凉了……”

  政府部门的一位工作人员上前一步,问老姚:“是你发烧吗?”

  “对!”老姚垂着头,像做错了事的孩子。

  “嗯,谁打的市疾控中心的电话?”政府部门人员又问。

  “是我!”门口的姑爷举了举手,从来了,他就一直站在车门那里,还没有挪半步呢。

  “那快上120,咱们去医院吧!”

  “姑爷,给我身份证!”老姚挥挥手,招呼道。

  “行,你别过来了,我给你扔过去。” 姑爷说完,打开车门,拿出身份证,弯腰做了个标准的投掷动作,身份证在空中划了一道完美的弧线,砰的落在老姚的面前的地上。“拿着,去医院吧哈,就别回家了!”姑爷嘱咐道。

  老姚弯腰把身份证捡起来,上了120车。

  120拉响警笛,1秒钟就消失在了人们的视线里。

  一位政府部门的人员过来和公司领导交谈,这才明白,他们是镇政府的,刚才市疾控中心通知他们有紧急情况,说有人反映这家公司有人发烧,所以第一时间赶来了。

  原来是这么回事,众人的疑问都烟消云散,各自回去上班了。

  事情的最后,老姚去了医院,医生测量体温后,发现并没有发烧,36.8度,可以继续回来上班了。

  这场疫情,如同一面神奇的镜子,照尽了这茫茫世上的浮生百态。

  有的人“不论生死,不计报酬”,前赴后继,奋勇当先,他们战斗在祖国需要的第一线,把危险挡在自己的胸前;有的人却挖空心思,动起各种歪脑筋,甚至发起了“国难财”….

  这场疫情,也折射出更多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与朋友的,与同事的,与家人的….

  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役中,作为普通老百姓的我们,也一起观望着,参与着,感受着,感慨着,学习着,领悟着。每个人似乎都在这段“禁足”的日子里,或多或少的明白了点什么,收获了点什么。

  朋友,你又收获了些什么呢?

转载请注明:奇迹文学网 » 疫情期间,我发烧了!

喜欢 ()or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