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福

原创文章 qjwenxue 暂无评论

  来福是南江的突发奇想,在省道的路边发现有人卖狗仔,一眼相中一条德国牧羊犬黑背,买下了它,带回家。

  一连几个晚上,小狗特别不安,叫不停影响邻居休息,不得已带进房间,南江和太太在床上睡,它被拴在门把手上,发出呜呜的声音,待在人身边它找到了安全感,太太时不时抬头看它,很不安。来福两个月,是小狗里面体型大的黑狗。太太想象出半夜里它兽性大发,一口咬住人脖子不松口的恐怖场景,脑子里反复播放,好几宿没睡好。

  来福被带到大丰,荒凉一片的港口,老板在此新建厂房。南江经常出差去那里,他把它有时交给看门人,有时交给老汤。有两年过年时厂区没人,它在南江家里的阳台上度过的。小狗变成了大旺,叫起来声响在整个小区回荡,没有狗证,太太又提心吊胆几天,邻居来问,马上先道歉。还好,来福不常叫唤,它是只沉默的有内容的大狗。

  它被散养在厂区里,但总是不见它影,老汤每天晚上都要把它找回宿舍,天黑之前通常它都在门卫小房子附近。港区荒凉,连附近狗朋友也很难找,来福总是到处晃荡,好几次晚上老汤找不会来,就关上大门不去管它,有时第二天回来,有时过三四天才一颠一颠出现在厂区,身子精瘦,耷拉着脑袋,落寞的眼神,像是在外几经磨难,来福拥有一双极亮的眼睛,蕴藏着忧郁。

  它去流浪了,港口风没日没夜地刮,它应该会沿着码头大道一直走到路的尽头,在大海深处眺望的东海,泛着黄泥沙的海水越往里走就变得干净了,风也更大,吹得它毛发飞扬。它溜达到湿地,遇见麋鹿,他们扬起高傲的犄角,不理它。夜里一定与黄鼠狼狭路相逢过。每当小区里看到嘴上戴着网罩的大狗,昂着头,一脸茫然,被人拽着绳子费力控制它的行速,分不清楚主人是在遛狗还是狗在遛主人。南江想起来福,心生骄傲:“这城里的狗就是可怜,这么大都关在屋里,出来放风还是被拴着,我们家来福幸福多了。”

  “那是,哪能跟我们家来福比啊,它可是只见过大世面的。”太太真心夸赞,绝对没有半点讨好的意思。

  老汤无聊时会陪它玩耍,一只鞋子扔出去,远远落在野草重生的工地上划出抛物线,来福向幸福飞奔,他总是能让鞋子安然回家,这只来路不明的鞋子完完全全专属于它,它被它的哈喇子洗刷过无数遍,老汤攥在手里一点也没有嫌弃。来福夜里抱着鞋子睡,白天同它的鞋子玩耍,对鞋子的情有独钟一直延续到它重回南江身边,时不时因为一时兴起叼走南江的鞋而挨打,过了好久它才放弃对鞋子的爱,像正常狗狗一样对着扔出去的棍子蹦跶。

  大丰港厂房完工了,老板租借出去,来福被带到了无锡,又安置在一个新建的厂房里,依然在看门人和老汤手底下,南江安排来这里工作了。

  厂门前有一条河,老汤嫌它身上又脏又臭,挑个太阳大好的日子,把它一脚踢到河里去,它在水里刨几下,奋力爬上岸,身上水滴滴嗒嗒落下,抖落一身水对着老汤汪汪叫。来福自尊被践踏,当一条落水狗心里自然不好受。

  南江发现玩笑时只要自己和老汤稍有肢体碰撞,来福一定会对着老汤狂叫不止。

  “你小心,它真的会咬你哦!哈!哈!哈!”南江大笑不止,“你看看,你一定虐待过它,它恨你!”

  他非常欣赏对自己忠心不二的来福,鄙视老汤,老汤骂它没良心,好歹在大丰相处了三年。可是来福是个只认第一个主子的好狗,为此它除了得了好多饼干外,还有好多火腿肠。

  厂房建成了,厂里人多起来,很多人看到大黑狗害怕,白天来福被锁在狗棚,晚上,南江放它,让它跟在屁股后面走遍厂区的每一个角落,车间,办公室,宿舍。

  来福到处走,见到工人也不叫唤,连见到陌生人它也不怎么叫唤,也不理睬,踱步慢悠悠,沉稳得很,在空旷的办公楼里跑起来时地板都会有轻微震动。除了身上老掉毛以外,当他被洗的干净时,常带着孩子来这里过周末的太太还是蛮喜欢它的,不过从来没有勇气摸它,只是远远望着 它,当它从身边走过时不敢动弹。

  它对孩儿们来说太过庞大。一个白天它挣脱了链子上二楼溜达进会议室,四个娃发出惊悚的怪叫,太太高声喝道:“快!站到会议桌上去!”

  来福不紧不慢鼻子在每一个娃的脚下嗅着,完全没有退场的意思,只能打电话给南江来救场,当时太太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瞪着狗,狗正眼也不瞧她。

  南江每天晚上上网,看书,来福就横在他的办公桌前空地上,南江的夜宵饼干它也有份,自己吃一口,剩一半扔给它,一人一狗其乐融融,饼干的品种万年不变,嘉顿早餐饼。

  孩儿们到处觅食,吃惯了达能王子,奥利奥,看到这个,他们顿时欲望减半,强烈要求不能人狗一样待遇,南江不予理睬,照样成箱成箱买,一次够大伙吃上两个月的。就算不好吃,能解得馋亦是好的。

  它早上定时跑进南江房里叫早,夜里帮忙抓过偷鸡的黄鼠狼,和流浪猫们的感情很淡,它们一看到它总是四处逃窜,外面的狗狗很难勾引它,即便是厂门大大敞开,它也不自说自话出门去,看门人的土狗见了它害怕,它不肖搭理,是看不起它。它结实强壮,走起路来看上去神兜兜的,比起待在空旷的港口流浪,它更喜欢待在人堆里噶闹忙。虽然很多人不待见它,怕它,可南江爱它。

  忽然一天,来福一反常态耷拉着脑袋,不挪窝了,病了。南江伤心自责,这是他这辈子养的第一条狗,从来都没有想到过狗狗要打预防针这件事,没有经验啊!来福被土狗传染了犬疫热。那只土狗每天夜里逃出去四处勾搭,身子不干净,自己一点没事,可来福是只有身份的狗,德国黑背,体质当然不能和土狗比 ,南江急坏了,上狗医院花了将近七八千块钱去治它。

  这病没法治只在预防,因为是大狗身强力壮,用了药后拖了近一个月,最后几天打吊针的时候南江一直抱着它,还是没救回来,来福5岁,死了。

  南江真的掉眼泪,太太不敢相信,自己只是心里难受,眼泪一滴也掉不出来,是不是太心狠了?谁的狗狗谁心疼,夫人找出以前不小心拍到的一张来福美照,冲印出来给南江,让他节哀吧。

  南江亲手挖了大坑,把来福葬在工厂后面一块地里,竖了碑牌:爱犬来福。

  他伤心了好几个月,还在自己的QQ空间留下一篇为爱狗写的追悼词。太太看他一个人在厂区里晃悠时身边没有了陪伴他的来福,连背影看上去都是忧伤的了。

  一年后,南江忍不住对狗狗的思念又去与来福相遇的那个省道口,寻寻觅觅。超过三只以上的黑背进过家门,他们统统都叫过一个名字“来福”,却总是养不活他们。

  小狗总是在过了一段时间后就夭折了,每一个被带进来的狗狗都和来福比。大家都一致认为,来福是无可替代的最美好的一个。

  其中一个小狗养了一星期就病了,一天早上夫人看着它总是试图挣扎着离开自己的温暖的狗窝,中午实在不放心去宿舍看望它,它已经倒在了离开门不远的地方死了。它活在这里的每一天,她都有照顾它,连这个也不能成为它活下去的理由,太太从来不喜欢养小动物,她害怕有生命在自己手中死去。这次她真的伤落泪了。

  最终南江的朋友送给他一个被截了尾巴的小罗威纳。结实的黑狗,一辈子只认一个主人,这样就没得比了,罗威纳坚强成长,定时打预防针一次都没落,南江依然管它叫来福。

转载请注明:奇迹文学网 » 来福

喜欢 ()or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