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你报效完国家,能不能回来抱我?(53)

原创文章 qjwenxue 暂无评论

  作者 | 苏希西

  来源 | 苏希西(bysunxixi)

  :没看过前章的宝宝,请在公众号的后台回复“报效”,提取全部系列文。

  89

  倪涵拉低他的脖颈,反吻回去,深深缠绵的吻结束后,她贴着他炙热薄情的唇瓣,喘息道,“我等你——”

  在他恋恋不舍的双臂间转身,拉着行李箱,头也不回地走进安检口。

  候机大厅内,登机口,倪涵排队登机。

  行李箱已经做了托运,她随身只背一个双肩包,里面放着身份证、护照、机票、现金和王嘉林给她新办的银行卡等。

  突然,不远处的机场电视屏发出的声音吸引了她的注意:

  “现在插播一则新闻,昨天早7点在车祸中受重伤的烈士遗属倪先生,刚刚确诊不治身亡……”

  她转过头去,看着电子显示屏,眼神迷惑。

  “……此前,倪先生的太太王女士在医院重症监护室遭人恶意拔除氧气管,导致呼吸骤停,抢救无效宣布死亡……”

  新闻的小屏窗口显示出追悼会现场,白色挽联上,倪妈妈的名字赫然入目。

  倪涵的双瞳急剧收缩,眼中盛满不敢置信的惊与瞠。

  俄顷,她拨开队伍,泪如雨下,踉踉跄跄跑向电子屏下方——

  “……据悉,倪先生和王女士是两月前在缉毒抓捕行动中壮烈牺牲的缉毒英雄的生母与继父,两人接连意外去世,警方不排除是毒贩恶意报复所为,现已立案侦查……”

  画面转换,改为某省著名景区的旅游广告。

  倪涵全身瘫软,跪在电视屏下方的柱子前,哀哀伏地,痛哭失声……

  不知过了多久,有机场工作人员过来,拍拍她的肩,“女士,发生了什么事,请问需要帮助吗?”

  她披头散发,涕泪满脸,跪伏在地上,过了良久,散乱的瞳孔才对准焦距。

  开口,嗓音嘶哑,像被粗粝的砂纸打磨过,“请问,附近有网吧吗?”

  “那边,女士,”工作人员体贴地俯身,伸出手掌,指向某个方向,“那边有家网咖。”

  倪涵爬起来,抹了把眼泪,奔向那家网咖。

  坐在电脑前,她手抖得握不住鼠标,泪眼模糊中点开浏览器,相关新闻立刻弹跳出来。

  她下拉浏览,止不住的眼泪像泉水般狂飙……

  倪妈妈出事是在前天半夜,重症监护室是全封闭式护理,医生和护士定时查房,还有护工贴身护理,24小时不离人,但她的氧气管就是莫名其妙脱落了。

  事发后调取监控,显示有人趁着护工上卫生间时,从楼顶悬吊下来,拨开窗户,用特殊器械从窗户伸进,勾掉倪妈妈的氧气管,以及心电监测器的电源插头。

  死亡原因是缺氧导致的全身器官衰竭,而因心电监测仪的电源被弄掉,生命体征发生急促变化时,仪器并未发出刺耳警鸣。

  护工从卫生间出来,伸个懒腰,趴在床头小憩了片刻,抬头起来的时候,人已彻底没了呼吸……

  此案被定性为蓄意谋杀,悲痛欲绝的倪爸爸从公安局协助调查归来,还没赶上追悼会正式开始,人也在连环车祸中被撞成重伤。

  车祸现场正是早高峰期,有不同的现场目击者拍下视频或画面。

  倪涵一帧帧看着那些照片,倪爸爸被困在自家的小车中,消防员在破拆,现场画面惨烈,靠近副驾驶那边几乎被压扁。

  倪爸爸被医生和消防员合力抬了出来,右腿被齐根截断,腿根部紧紧扎着止血带,鲜血桨染了全身。

  倪涵紧紧捂着嘴,泣不成声……

  全身是血的男人被抬上担架,氧气罩遮面,送上救护车。

  “……据今天早间新闻播报,备受网友关注的烈士遗属倪先生在遭受无妄之灾后,于今早7点56分抢救无效,宣告死亡,据悉事发时倪先生正常停车等待红灯通过,一辆急速右拐的货车失控侧翻,目前司机肇事逃逸中,紧跟其后的越野……”

  突然,倪涵双眼大睁,她迅速点击新闻播报,画面定格,在乌乌泱泱的现场围观人群中,她依稀看到一个身材魁梧的男子。

  她放大画面,再放大,画面定格在男人脸上,确定无虞,是老武!

  老武身边,还有几个看起来很熟悉的男人,都是程元坤手下的亲信!

  双手紧紧紧紧地攥起,淡粉色的指甲断裂在掌心,她的双眼燃起熊熊烈焰,眼瞳红的快要滴血,“程元坤,我一定要你血债血偿!”

  拔脚跌跌撞撞地冲出网咖厅,有人在门口拦住她,“不好意思,您还没埋单——”

  倪涵扒开双肩包,抖着手从钱包内胡乱抽出几张红钞。

  网咖店服务生看着她的样子,胆寒般略微一怔。

  她已松手,拨开他继续往外冲。

  这个女生长得很正点,表情却太过惊悚。

  五官扭曲,眼神痛楚又绝望,像被逼到绝境的母狼,不顾一切的狠绝!

  网咖店服务生目送她离去,这才蹲下身来,捡起地上凌乱飘散的钞票。

  机场停车场,王嘉林靠在汽车引擎盖上,目送着飞机拔地而起,从头顶急速掠过,飞往遥远的大洋彼岸。

  他眼中充斥着浓浓的悲恸和痛楚,一点也不比倪涵少。

  亲生父母走了。

  养父母,也走了。

  他伸手,看看自己横断的掌纹。

  据说双手断掌,要么是王者之命,要么是孤煞之命。

  看来自己是天生孤煞,走到哪里,就把厄运带到哪里……

  但是这次,他清楚分明地知道,不是自己引起的。

  剧烈他“牺牲”已经过了整整两个月,而他“牺牲”前,甚至并没有撼动毒贩的一丝利益,就算他不被“刺死”,那个毒贩也决无可能逃脱。

  死刑是必然,跟他被刺没有关系,他的所谓牺牲,雷声大雨点小,没有涉及贩毒链的根本利益。

  否则他们的报复,不会等到两月之后。

  那么是谁干的?

  程元坤吗?可能性不大。

  他也是一个男人,看得懂程元坤看向倪涵的眼中,那强烈的爱欲和征服欲。

  程元坤没必要对她的养父母下手,无论从哪方面考虑,都没这个必要。

  杀了她的养父母,她便再无擎制,对他来说,实在是有百害而无一利。

  那么是苏离?

  她倒是有这个动机,但可能并没有这么强的实力。

  在医院重症监护室里,用巧劲弄死倪妈妈,她也许勉强能做到。

  毕竟监控显示,从楼顶倒垂下去,用钢钩挑掉氧气管,钩掉仪器电源的是个身形精悍的女人。

  苏离身边若有武艺超群的高手,并不难做到。

  但是倪爸爸的车祸,就没那么简单了。

  倪妈妈出事后,警方立即出动警力,对倪爸爸进行全方位保护,可在警方的眼皮下,倪爸爸还是出了事。

  连环车祸,部署精密,环环紧扣。

  全程死伤的,只有倪爸一人,事后肇事司机全身而退,至今尚未抓捕归案。

  案件设计得缜密周详,绝非苏离一个深居简出的女人所能设计铺排。

  更何况,负责保护倪爸爸的同事们非常惊讶地发现,另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协助他们,保护倪爸。

  在两路人马的出动下,倪爸依然死于非命,这帮凶手绝对是专业级别的。

   未完待续 /

  :有漏看前几集的宝宝,点击文章末尾,如下图所示的“喜欢作者”(忽略赞赏),可阅读所有希西原创文章。

转载请注明:奇迹文学网 » 等你报效完国家,能不能回来抱我?(53)

喜欢 ()or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