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妈的幸运

推荐人:qjtides.com 来源: 奇迹文学网 时间: 2020-10-25 19:16 阅读:

  今天是农历九月初九,重阳节。“九九”与“久久”同音,九在数字中又是最大数,有长久长寿的含义,所以,重阳节又是我国传统的敬老节。1988年我国将重阳节这一天正式定为“中国老年节”,到今年已经是第32个年头。

  重阳敬老,再谢亲恩。在今天这个好日子里,祝我们的父母健康长寿、幸福安康!

  

  1

  搬来北京已有三年,但这是我第一次去火车站,去接爸妈。

  爸妈到时正是凌晨,本来有一趟白天抵达的车次,但他们说太折腾,我知道他们其实是为了赶白天里的公交,为了省钱。

  火车站出口,有人拉客,我坚持说自己很累了,才终于能拉着爸妈提着大包、小包上了出租。

  其实,爸妈这次来,说是游玩北京一周,但唯一出门去过的最远的风景,就是刚来那天路过的天安门广场。

  他们心疼钱,更心疼我。跨年那天,我在朋友圈留言说起爸妈的饺子,次日,就接到了爸妈的电话,说他们想来北京看望我。

  爸妈走的那天,我跑到大剧院买了舞台剧门票,但爸妈硬是不去,说不喜欢,反复要求我去退票。

  直到后来,我跟他们说了门票的价钱,说起如果退票也没人会回收后,他们才答应前往。

  舞台剧上演是在晚上八点半,但从早上开始,他们就窝在家中来来回回,一个又一个电话打给亲友,说起晚上的舞台剧,满面笑容。

  我看着他们高兴,不由得也高兴了起来。

  

  2

  其实,爸妈喜欢舞台剧,一辈子奉献给艺术的他们难得有喜欢的东西,说是不喜欢,不如说是不敢喜欢。

  前半辈子养育我的成本太高了,我儿时学的那些绘画、钢琴、手风琴、架子鼓掏空了他们的积蓄。虽是如此,但我知道,爸妈渴望看一场舞台剧,他们朋友圈里最常发的消息就是舞台剧的相关信息。

  小时候,爸妈总喜欢逼着我去学那些他们喜欢的东西,比如钢琴、手风琴。大些的时候,当我站在大学校园里弹奏钢琴追求喜欢的人时,当我在公司年会表演吉他获得大家赞扬时,甚至享受周围朋友羡慕的眼光时,我知道,他们是对的。

  我也是后来才发现,爸妈他们这一代人,总装着倔强和羞赧,在他们的认知里,父母就该是孩子的依靠,所以哪怕自己再苦、再不济,也绝不让孩子知道,似乎当父母的像约定好了一样。哪怕真的遇到不懂得的,不认识的,也一定要努力在孩子面前维护好长辈强大的样子。其实,很多时候他们也渴望尝试。

  诚然,他们来到这个世界的时间远远早于我们,他们的人生的确经历过我们没经历过的故事,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始终强大,我们的需求,也许才是他们强大的真正动力。

  这点道理,我是在过了三十岁的年纪才想明白的。

  

  3

  模糊间还记得,大学毕业那年,父母要求我回家乡,但我毅然来到北京成了“北漂”。

  那时候的我,太过稚嫩,觉得自己已经有足够能力给自己的未来埋单。

  那天生日,凌晨三点钟的北京,我在北郊迷了路,找不到回去的方向,凌晨六点多我提着蛋糕,边哭边给爸妈打了电话。

  次日,爸妈就来北京“出差”。没有GPS的那年月里,爸妈用了三天的时间帮我在地图上标注了所有的班车及车次。三天后,我送他们回家时,他们已经比我这个在北京读了四年书的人还熟悉北京城。

  爸妈总是批评我的缺点,那些丢三落四的毛病、不长记性的任性、意气冲动的作风都成为老生常谈的过往,而我也从开始的不耐烦转变为现在的认真倾听。

  爸妈老了,来看我的那天就发现了,他们头发更白了,背更佝偻了,唯一不变的是对我的唠叨。在他们的世界里,我总是如此需要他们,那些我独自生活过的十年爸妈都忘记了,在他们眼里我始终是孩子。

  南锣鼓巷,故宫,后海……在我觉得他们会喜欢的地方,他们却漫不经心地走着,并没有多大兴趣的样子。

  晚上,回到家,他们却兴高采烈地帮我包着饺子,当冰箱装不下时,才悻悻地坐在沙发一头开始帮我打着毛衣。

  离开那天,爸妈在枕头下给我留下了新年红包,红包旁是他们连夜织起来的手套。

  电话里,我抱怨他们都没怎么玩,很多地方没去可惜了,手套市场上卖的地方很多,等等,他们却总是强调我不懂,不懂自己买的毛线质量好,更暖和。

  我们总是希望爸妈过得好一些,我们好少些愧疚,但其实爸妈最高兴的无非只是我们对他们无时无刻的需要。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