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说闺蜜的汉子不克不及碰

推荐人:qjtides.com 来源: 奇迹文学网 时间: 2020-10-24 11:34 阅读:

  1

  余娜处理完了手头的事,就手忙脚乱地换衣服,化妆,出门。

  两年不见的大学室友郝佳要携男友来看她,她可不激动坏了?

  然而拎着包颠至门口,她顿了顿,又蹬蹬折回来。撂下肩上的LV,把里头的口红、钥匙,手机哗啦啦全倒出来,装进了另一只许久没用过的平价包包里。又踢掉脚上的香奈儿尖头鞋,换上一双旧款达芙妮,这才安心出门儿。

  因为她的LV是假的,香奈儿也是假的。确切说来是高仿。她不想一身假货去见郝佳。既显得不真诚,也怕被对方看出来。尽管她的仿品细节到位,几乎可以以假乱真。

  那她这些高仿哪儿来的呢?

  去年这时候,她连跑了三个月业务颗粒无收,被公司辞退,陷入了经济危机。恰在此时,表姐雪中送炭,叫她跟她一起给工厂卖货。等余娜兴冲冲跑去了才发现,所谓工厂其实是个高仿作坊。当时余娜就想走,可表姐说来都来了,你那房子都退了回去住哪儿?再说我给你准备床铺啊生活用品啥的,可费了好些功夫呢!

  余娜抹不下脸面,就硬着头皮帮了一阵忙。但所谓帮忙也只是给表姐开开车、联系个快递什么的。

  很快余娜发现,还别说,这年头买A货的人还真多。有些是职业需要又不想掏大钱买正品,有些是虚荣爱攀比拿名牌去撑场面,有些有钱人也会买高仿和正品混着背,还有些是抠搜鸡贼男买了拿去哄骗女生的。而高仿供应线发展得也特别完备,除了走快递,同城的还能线下看货。让人不得不一边感慨高超的仿制技术的同时,再感慨一下这奇妙的世道人心。

  余娜虽然只待了很短的时间,但耳濡目染,还是掌握了不少高仿知识,市面上常见的一些奢侈品包包鞋子饰品什么的,她基本能一眼看出真假。

  她那些高仿鞋包,也是走的时候表姐送的,说她穿得体面一点,回头找工作面试,人家也能高看她一眼。

  但事实上,越是正式场合余娜越不敢穿,她心虚。

  在西餐厅看到郭毅的一刹那,余娜愣住了。

  这个男人是表姐的顾客,还是那种长期拿货、能拿最低折扣价的VIP。

  余娜之所以认出他,是因为那次郭毅出差经过这边,顺便线下交易,就是余娜开车送表姐过去的。

  他们在后座验货。郭毅说,他已经拿过很多次货了,光这近一年,首饰啊包包啊都拿了五万多块钱的,算忠实粉丝,以后还要长期拿货,问表姐最低能给到几折。

  很少见到一个大男人买这么多高仿的。当时正在开车的余娜有点惊讶,忍不住回头瞥了郭毅一眼。

  就是那一眼,她记住了那张看起来还算帅气的脸。

  2

  余娜的目光扫过郝佳全身:发夹、耳环、项链、手镯、包包、鞋子……

  毫无意外,她一眼就认出,这些东西全是高仿。应该大部分是出自于表姐那儿的货。

  此时,对面的郭毅正无比绅士又贴心地给郝佳切牛排,剥虾,甚至亲手叉起来喂到她嘴边,感受到宠溺的郝佳,露出了甜蜜又羞怯的笑容。

  余娜也瞬间想起,两个月前,郝佳是如何在电话里幸福地介绍自己的新恋情。

  “他年纪轻轻就做到管理层了,跟他在一起我还挺有压力的。”

  “他对我很好,从不骗我,对人特真诚!”

  “娜娜,你好像挺忙啊!回回都是我找你,忒没良心!这样吧,等我跟他关系再进一步,就带他去看你,怎么样?照片先不发,留点神秘感,嘿嘿!”

  彼时,余娜早已告别表姐,去一家新公司应聘做了文员。虽然职位低薪水少,但挣的是良心钱,干干净净无愧于心。

  而表姐在她离开没多久,也在家人的劝说下走上了正道,盘了个门面做品牌代理,生意还不错。

  至于表姐转行后,郭毅是不是还在继续大量购入高仿,又成了哪家店的VIP,余娜就不知道了。

  不过,如果郝佳本来就知道郭毅买的不是正品呢?并不是所有女生都介意用高仿的。

  余娜想了想,放下甜点,假意问郝佳:“妞,你包挺好看的,是古驰吧?给我瞧瞧呗!”

  郝佳立即献宝似的把包奉上:“郭毅上个月给我买的,两万八,我嫌贵,还说了他一顿。”

  余娜听得心里一沉。以她和郝佳的关系,郝佳是不会故意拿假的当真的在她面前显摆的,肯定是郭毅骗了郝佳无疑了。

  余娜陷入了挣扎。要不要当场拆穿郭毅呢?说,是破坏人家的感情;不说,是眼睁睁看着闺蜜受骗。

  3

  好不容易熬到郝佳去上厕所,余娜终于按捺不住,清了清嗓子:“帅哥,你送给郝佳的包哪儿买的呀?我瞧着不像专柜货啊!”

  本以为这话会让郭毅激动得面红耳赤,甚至跳起来。没想到他笑了笑,一边继续切牛排一边说:“美女最近生意怎么样?自家出的货还明知故问,太不够意思了吧。”

  余娜有点吃惊:“你记得我?”

  那一次线下交易,余娜作为司机不过随意瞥了郭毅一眼,她一直以为对方没留意她。没想到郭毅对她不仅有印象,还早就认出了她,只不过不动声色而已。

  余娜没有立即澄清自己只是短暂地给表姐帮了几天忙,而是假笑了一下:“原来你买的那些东西,都送给郝佳了呀!”

  郭毅回以假笑:“郝佳说你在公司做文员,做文员哪有卖奢侈品赚钱?是吧?”

  余娜听出郭毅话里有话,他的意思是,你给郝佳撒谎隐瞒自己的真实职业,我给她送高仿做礼物,咱俩半斤八两,谁也别说谁。

  可是,就算余娜真隐瞒了职业,郭毅的行为也要恶劣得多吧。

  “我跟郝佳可能年底就要结婚了,郝佳说到时候要叫你做伴娘呢!你也看出来了,我跟郝佳的感情很好。至于我送她的那些东西,没必要太较真!你们卖给我的时候,不是一直喊着性价比的口号吗?我追求性价比没错吧?”

  余娜被这一番义正辞严噎得说不出话。

  半晌,她说:“追求性价比可以,但你瞒着她不太好吧。郝佳不是那种盲目崇拜大牌的人,你完全可以直接告诉她真相。”

  “美女你太逗了。”郭毅哈哈大笑,“我要是直接跟她说‘亲爱的,这是我给你买的高仿包,希望你喜欢‘,你觉得我们还能走到今天吗?”

  这戏谑的口吻、嚣张的表情和不以为意的态度,让余娜怒了:“那你可以送她便宜点的东西,干嘛非得大牌呢?”

  “哎哟!娜娜。”郭毅似在用全部的涵养掩饰他的不耐烦:“你这样可就没意思啦!你一个卖高仿的,居然反问买家为什么要买高仿。我就问你,哪个女人不喜欢大牌?郝佳也喜欢。她嘴上不说,不代表她不想要。她要真不想要,怎么每次我送她,她都那么高兴?她要真嫌贵,为什么不逼我退掉?说到底,你们女人太口是心非。要不是你们女人物质,就喜欢那些天价LOGO,我犯得着花这么多钱吗?高仿也不便宜好吗?”

  他像是说累了,抿了一口红酒润喉:“社会经验教会了我们,如何尽量少走弯路。能用一个高仿包解决的事,我是真懒得废话。呵呵,娜娜,我说的都是大实话,你别不爱听。这一年多,我从你们这儿拿了七八万的货了吧?你应该也赚了不少提成。之前我不知道你是郝佳的朋友,现在知道了,我肯定得给你介绍顾客啊!我认识不少人,都是隔三差五要拿货哄女人的,需求量大,我回头把他们的联系方式给你,保证你收入翻番,怎么样?”

  余娜再次怔住。

  郭毅以一种胜利的姿态又抿了口酒。在这个物欲横流的年代,亲情爱情都是能被轻易舍弃的,谁还信那易碎的塑料友情?他断定余娜也是虚荣的,否则她为什么不敢告诉郝佳她在卖假货?说白了,她们的友情也不过如此。既然这样,他还担心什么?真要闹翻了,她就不怕他举报她卖高仿吗?

  这时郝佳从洗手间的方向款款而来。她细腰翘臀,婷婷袅袅,笑得一脸幸福。

  如果就这么一直被骗下去,永远不知道真相,永远不知道自己在恋人眼中是一个口是心非的物质的女人,应该会很幸福吧!

  4

  晚上,余娜和郝佳把郭毅扔酒店,她俩单独出去逛街。经过一个奢侈品店,余娜忽然问:“妞,你送过郭毅礼物吗?贵的那种?”

  “送过,但我没他收入高,每月还得给家里寄点儿。送他最贵的就一条六千多的鳄鱼皮带。跟他送我的不能比。”郝佳的脸上有些窘涩。

  “傻瓜,你可以送他高仿呀!现在的A货,仿得贼真,有的专柜都辨不出来。价格嘛,大多还不到真品的十分之一。你送他个大牌的,多有面子!反正他也不会知道。”

  “那怎么行?他不知道可是我知道呀,那不成了骗人吗?要么就不送,要送就送正品。实在图便宜图质量非买高仿,那我也得明明白白告诉他呀!”

  郝佳的话,让余娜心里更难受了。半晌,她故作玩笑地说:“你说,郭毅有没有可能送过你高仿?”

  “滚犊子,他才不会。”

  “万一呢?”

  “没有万一!”

  第二天早晨,郝佳跟郭毅要回去了。余娜赶到酒店大堂等着他们,打算陪他们再一起吃个早餐。

  郝佳在房间收拾东西,郭毅先下来的。他扬着手机向余娜展示一个二维码名片,冲她耳边小声道,“美女,二维码扫一下,一个朋友要找你买东西。”

  “还真给我介绍生意啊?”

  “那当然,这是对你帮我保密的回报。”郭毅讪笑:“其实这人原本是要在别人家买的,我硬是给拽过来的。我跟他说,你家的是我买过的仿的最真的。”

  他眼中精光乍现,似笑非笑,一副市侩狡黠之相。

  余娜强忍恶心,笑道:“谢谢啦!可惜你搞错了,我不是卖高仿的,就是帮亲戚开了几天车而已。而且我也没有骗郝佳,我确实在公司做文员。你不信,可以去查。”

  下午一回去,余娜便联系了表姐,问她有没有保存当初的出货记录,她有急用。

  表姐早就洗手上岸了,那东西留着没啥用,但也没删。不多时就给她调出郭毅当年的购物清单。

  余娜扫了一眼,却发现了不对劲——郭毅购买高仿的频率高就算了,而且很多款都是一次买几个。比如同款项链三条,同款LV包两个……这就很有问题了。就算偶尔会捎带着送个把给女性亲戚,但也不可能这么频繁地送。更大的可能,只怕是他在郝佳之外,还在勾搭另外的女生,还不止一个。

  5

  如果说这之前,余娜还在犹豫要不要告诉郝佳真相,那么在这个意外发现之后,她所有的顾虑都消失了。她不能眼睁睁看着闺蜜掉入火坑!

  余娜果断将郭毅的购物清单截图给了郝佳。

  那天,两人聊了很久,到后来,郝佳哭了。余娜的眼眶也湿润了。

  而就在那天晚上,郭毅给余娜一连打了十几个电话,全是骂她的。

  因为秘密兜不住了,伪精英男的狐狸尾巴露出来了,他那些野花野草,也在郝佳的逼问下浮出水面。郝佳当天就从他的住所搬离,临走前还给了郭毅一巴掌。

  郭毅骂的最后一通话是:“妈的没一个好东西。装什么装?这么坚决地跟我分,主要还是嫌我送的是高仿吧?要送的是正品,还不上赶着原谅我?呸!”

  余娜不知道,这件事会不会让她跟郝佳的友情受影响,两个人还能不能像以前一样亲密无间。但她问心无愧,也相信郝佳迟早会理解她。

  而在买仿品这事儿上,余娜真正厌恶的,并不是郭毅的虚荣,甚至也不是他用高仿品冒充正品欺骗郝佳这件事,而是他在被戳穿之后那镇定自若、不以为意的态度,以及他推诿责任,把自己的无耻甩锅给恋人的卑劣行径。

  虚荣本身不是错,它可以让人堕落,却也能鞭策人进步。但无上限的虚荣,以及利用人性的弱点去欺骗他人的虚荣,才真正可怕。

  从这点来说,余娜很庆幸自己及早从卖高仿的行列里抽了身。人这一生,不管是干事业也好,还是对待感情也好,还是要行端坐正,光明磊落,才能走得踏实,走得长远。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