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章

夜航船

夜航船
这些年,每当夜色愈浓,我愈觉得,自己生活在这个时代的夜晚。 同时隐隐发觉,走水路的时候更多些。 平生第一次乘船,二十三岁。傍晚,背着包,撑着伞,在杭州的河码头上了船。整整一夜的梅雨,混浊的河水,简陋...

(06-22) 0℃ 暂无评论 0喜欢

原创文章

塬下写作

塬下写作
至今依旧准确无误地记得,写完《白鹿原》书稿的最后一行文字并画上最后一个标点符号的时间,是农历一九九一年腊月二十五日的下午。在塬下祖居里专业写作的生活过了将近十年,不知不觉间我已经习惯了和乡村人一样用...

(06-22) 0℃ 暂无评论 0喜欢

原创文章

靛蓝商人

靛蓝商人
特洛伊是《荷马史诗》中的地望,《伊利亚特》的故事就在特洛伊发生。对于《荷马史诗》,人们最常提出的问题就是:特洛伊战争真的发生过吗?头号英雄阿喀琉斯、足智多谋的奥德修斯、希腊联军统帅阿伽门农、特洛伊大...

(06-22) 0℃ 暂无评论 0喜欢

原创文章

俯首甘为孺子牛

俯首甘为孺子牛
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鲁迅先生自称孺子牛,让人生问:鲁迅是公牛还是母牛? 画家陶元庆是鲁迅的老乡,精于书籍的封面设计。1924年,鲁迅先生不经意间看到一幅叫《苦闷》的画,甚是喜爱,吃了艺术的鸡蛋...

(06-22) 0℃ 暂无评论 0喜欢

原创文章

我在等你啊

我在等你啊
这间工作室是我从一个摄影师手里继承来的。一幅淡紫色的油画立在墙边,背景是一片看不大清楚的花园。我坐在一张藤椅上,就像坐在画面深处花园入口的门槛上。我坐着想你,一直想到天明。 一 天亮时分非常冷。一些泥...

(06-22) 0℃ 暂无评论 0喜欢

原创文章

温柔的讲述者

温柔的讲述者
我有意识地记得的第一张照片是我母的照片,拍摄于我出生之前。那是一张黑白照片,上面的好多细节都模糊了,只剩下些灰色的轮廓。照片上的光很柔和,有种雨雾蒙蒙的感觉,透窗而入的春日阳光营造出了这一室宁静的...

(06-22) 0℃ 暂无评论 0喜欢

原创文章

海明威的红笔

海明威的红笔
写作源自想象,但想象要根植于人生经验,如此描写才会真实。小说写作班的老师说到这里时抬头看了台下的学生一眼,准备跳过这一段继续讲下去。可是今天他的运气不太好,台下有一名学生适时举手把他拦了下来:老师,...

(06-22) 0℃ 暂无评论 0喜欢

原创文章

带我的那个医生走了

带我的那个医生走了
孕37周后,季医生的肚子变得很大,脚肿得发亮,一按一个窝窝。按照医院规定,她可以提前休产假,但她还是坚持上班。我很担心:你可是高龄孕妇,这么辛苦吃得消吗?要不申请休产假吧,多休息对大人和孩子都好。 季医...

(06-22) 0℃ 暂无评论 0喜欢

原创文章

告诉家人我患病了

告诉家人我患病了
通常,最难的是将自己患病的消息告诉所爱的人。在我陷入这个困境的前几年,我一直都在给我们医院的医生做一个题为如何说出来的演讲。轮到自己时,我却发现不那么轻松了。 事实上,我害怕极了,因此一直拖延着不敢说...

(06-22) 0℃ 暂无评论 0喜欢